52娱乐网
我爱 你爱 大家爱

把她的裙子垃下来_色系小说 第一次爱爱感觉好胀

    花姐被玫瑰嘲讽了一句,并没有说话,只是平静地看着玫瑰,然后就被警察带上警车离开了夜总会。

    我不知道曾姐为什么会突然关机,急得不行却又没有办法救花姐。

    等花姐被带走后,玫瑰扭着臀部,妖娆地走到我面前,勾着我的下巴打量我。

   

    “怎么了?玫瑰姐?”

    我心里咯噔一下,忐忑地问她。

    难道她看出来我有在暗中帮花姐,看出了那次她腿软是我做的?

   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玫瑰嘴角上扬,问我那天晚上爽不爽。

    我刚想问她什么东西爽不爽,但是话到嘴边就被我咽进去了,因为我想起了那天长达5个多小时的大战。

    “你心里清楚,怎么,得了我的身子就不想负责?”

    玫瑰伸手勾着我的脖子,柔声说道。

    我脸色微变,说玫瑰姐你别开玩笑了。

    玫瑰的外在条件是一等一的,花姐都不一定能盖住她身上的光芒,我可不会认为玫瑰是跟我发生关系后爱上我了,她这人心机重得很。

    她让我少废话,让我不要明知故问,瞪了我一眼后,让我1小时后去更衣室找她。

    “哦,知道了。”

    我唯唯诺诺地点头,然后就去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。

    在联系上曾姐之前,我只能先迎合着点玫瑰,不然还指不定会被她用什么手段整死。

    接下来,玫瑰让她手下的姐妹去各个包间接客,把花姐手下的人全都撂在一边。

    没过一会,小柔走过来给我塞了一张纸条,说是洁西卡让她给我的,给完我纸条就走了。

    我就纳闷了,以洁西卡的xìng格,如果有话要跟我说的话,会当面跟我说的,或者是在微信上找我。

    带着疑惑的心情,我打开纸条,发现上面用中文写了几个别扭难看的字:“今晚我要卖身了”。

    看到这张纸条,我心里又好笑又失落,好笑的是洁西卡不太懂中文,说“卖身”有点古代的语言习惯了,看来她今晚是要给客人上钟。

    知道这个小溪,我很失落,不想让洁西卡给客人上钟,但我想想,我和洁西卡似乎又不是情侣关系,好像也不能多管闲事。

    洁西卡自从知道我和曾姐出国玩了一周后,就没有理过我,看到我都不打招呼,可能是在生我的气,因为她跟我说过,禁制我不经过她的同意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。

    我一直以为洁西卡是在跟我闹着玩,没想过她会真的生气。

    可她为什么要托小柔带张纸给我?

    我赶紧掏出手机给洁西卡发信息,问她发生了什么。

    我一连发了十几条信息,她都没有回我,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在上钟了。

    一想到洁西卡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蹂躏,我就感觉xiōng膛里有股烦躁的火焰在燃烧,怎么都静不下来。

    洁西卡一直不回我的信息,我甚至都想打她的电话直接找她了。

    半分钟后,手机接收到了新消息,是洁西卡发来的,问我干什么。

    我说你在干什么,洁西卡回复说她在准备上钟。

   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发信息问她怎么那么快,还问她怎么会突然要上钟。

    洁西卡沉默好久才打字告诉我,这都是玫瑰的安排,她在明知道洁西卡只出素台的情况下,还给洁西卡安排了一个5楼贵宾包间的客人。

    等洁西卡进了包间才知道是要上钟,她本来也不想做的,但是贵宾包间的客人绝对不能得罪,否则会被场子开除,这是天堂夜总会的潜规则。

    “你先别急着上钟,我立即就去找玫瑰,让她把你换下来,这事她能做主。”

    我回完这条消息,赶紧往更衣室跑去,争分夺秒帮助洁西卡脱离苦海。

    我说不清对洁西卡的感觉,只觉得她身材很好,xìng格奔放,一听到她要给客人上钟,我就觉得xiōng闷心慌,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。

    反正玫瑰之前就跟我说了,让我1小时后去更衣室找她,算算时间也过了50分钟了,提前10分钟去找她也没事。

    “砰。”

    我怒气冲冲地推开更衣室房门,猛地冲进去。

    “谁!”

    里面传出玫瑰的叫声,紧接着我就看到玫瑰光着身子坐在凳子上,弯腰低着头不知道在身体下面捣鼓着什么。

    她看清楚是我后,愣了一瞬间,然后问我怎么提前来了。

    想不到她居然没生气,于是我关上房门,径直走到玫瑰面前,想让她把洁西卡安排到其他包间。

    “胆子都变大了啊。”

    玫瑰站起来,一把抓住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体下面。

    一股凉意侵袭过来,渗透到我的身体最深处,让我忍不住打了个han颤。

    我没想到玫瑰这么开放,没想过她会做出这种事,当时就呆住了。

    “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叫过来吗?”

    玫瑰媚笑着问我。

    “为什么?”我的眉头挑动了几下。

    “因为上次我和你做完后,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才能下床走动,我这次还想试试看,看你能不能让我瘫软。”

    玫瑰那张美艳的容貌在我面前晃动着,雪白无暇的身体看得我口干舌燥,忍不住吞咽着口水,身体也逐渐地有了反应。

   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赶紧对玫瑰道歉,说我那天不是有意的,让玫瑰原谅我。

    “小弟弟,我没有怪你啊,相反,我非但不怪你,而且还要好好地奖赏你。”

    玫瑰冲着我tiǎn了tiǎn红唇,满身的女xìng诱惑力简直要bàozhà了。

    清香的香水味裹挟着玫瑰的体香,冲击着我的忍耐力。

    我问玫瑰要怎么奖赏我,玫瑰把脑袋凑到我耳边吹了一口气,然后让我在更衣室上她。

    “这,这,玫瑰姐,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。”

    我惊慌失措,玫瑰可不是那种随便就能上的女人,以我对她的观察,她是那种不会吃亏的人,和她打jiāo道的男人只有吃亏的份,永远都别想得到玫瑰。

    “我让你做就做,怕什么,别畏畏缩缩地,像个男人。”

    玫瑰黛眉微蹙,对我低喝。

    “可我只是个服务员,不敢妄想得到玫瑰姐。”我低下了头。

    “你那里的能力强大就足够了,玫瑰姐不在乎你的身份地位,快,来吧,这次我可不像上一次那么好征服了哦。”

    她在我裆部抓了一把。

    我听到这话,就问她是什么意思,玫瑰说她还从没被男人弄到高·潮过,我是第一个,所以她这次要再让我试试。

    并且玫瑰还答应我,只要我能在她手上撑到3分钟就答应我一个要求,我可以问她要钱,可以升职加薪,也可以做她手下小姐的领班。

    “说话算数?只要我撑到3分钟,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?随便我提出什么条件,你都会答应?”

    我双眼雪亮,感觉救洁西卡有戏了。

    “只要你提的条件在玫瑰姐的能力范围内,我都能答应。”说着,她就趴在了梳妆台上,臀部对着我扭了几下。

    “咯噔。”

    我吞咽口水,猛地拉下裤子。。。

    赵氏得到命令,尖嘴猴腮的走过去,狠狠的揪着叶秀的耳朵。

    叶秀一个用力,直接远离,赵氏气不打一处来,双手掐腰:嘿,这丫头片子,真是越来越能耐了?看我今天不打死你。

    四下看看,走到门口拿起扫帚就往叶秀身上打。叶秀想站稳,这小身子都不允许,直接倒在雪地上,任由扫帚如雨一般落在身上。

    手里依旧紧紧攥着铜板,生怕一个掉落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    叶秀一声不吭,倔强的瞪着她们。

    显摆你眼珠子大呢?我让你瞪!赵氏朝着她的脑袋打过去,扫帚尖锐的扫帚条刮到了眼睛,叶秀立即闭上眼睛,疼得泪水夺眶而出。

    叶四妞在一旁看着,眼里满是得意。

    柴房中的叶大妞被声音吵醒,勉强坐起身来瞧了一眼害怕的叶二妞,加上外头传来的大骂声,叶大妞心里暗骂不好,拖着病躯走出去。

    眼看着叶秀新伤加旧伤,倒在雪地上手足无措,连忙跑过去挡在叶秀面前:娘,五妹这是犯了什么错?你要这样打骂?

    赵氏也是打得累了,索性站起来歇息一会:她动手打了四妞,你说该打不该打?

    真的吗?叶大妞不相信一直老实巴交的叶秀会动手打人。

    叶秀顾不得身上的疼痛,连忙把自己的棉袄脱下来披在叶大妞身上。

    五妹,你说话啊,你要是没打四妹,告诉大姐,大姐帮你解释。叶大妞晃着叶秀的身子。

    叶秀两个眼珠瞪得溜圆:打了又怎样?

    嘿,臭丫头,敢犟嘴!今天,我非打死她不可。赵氏挥舞着扫帚。

    叶大妞护着叶秀,扫帚打在她身上。

    转过头,看向刘秀梅,跪地恳求:奶奶,一个巴掌拍不响,五妹一定是因为我生病着急了,才动手打了四妹。奶奶,这个冬天的活,我都干了,好不好?你就放过五妹吧,她身上的伤还没好呢。

    叶秀根本不愿意恳求这些白眼狼:大姐,别求她们,她们压根没把我们当家人,你生着病呢,怎么干活。

    你闭嘴。叶大妞冷喝,接着,磕了个头,奶奶,大妞从来没求过你什么,这次求求你了。

    刘秀梅看的心里有些不得劲,白了一眼转过身:行了,教训也教训过了,她糟了打,以后会长记性的。

    这些孩子,都是叶家的,她也见不得死去活来的,叹了口气,柴房冷,回屋里住吧,养好身子,干活去。

    赵氏扶着刘秀梅回屋,叶四妞转头做了个鬼脸,笑嘻嘻的离开。

    咳咳

    大姐,你没事吧?叶秀拍着她胸脯,我扶你回屋。

    叶大妞抓住她的手,眉目多了一份无奈:五妹,大姐知道你气不过,可我们又能怎么样呢?咱们娘亲死得早,后娘有六弟,咱们斗不过的。我告诉你多少次了,凡事要忍耐。

    叶四妞抢了给你抓药的铜板。叶秀恨得牙痒痒。

    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,不抓药也没事。好了,扶我起来,我得去干活,要不,奶又该挑理了,你也给我干活去。

    叶大妞执意如此,叶秀阻挡不来,见叶大妞背着篓子往外走时,叶秀忽然发现,从刚才就没看见叶二妞,莫名的回到柴房,发现她正靠在柴火上,颤抖不停。

    这样弱小的性子,以后如何是好啊?

    二姐,大姐上山了,她还发着烧呢,你快去帮着大姐干活。我拿着铜板去抓药,还要上山去找金银花,你照顾好大姐。回来之后,让她在炕头好好躺着,知道吗?叶秀叮嘱。

    好,好,我这就去。只要不是在家,叶二妞哪里都愿意去。

    叶秀这下才安下心来,她拿着铜板,去村头抓药,然后绕道去了村里最高的一座山,拿着棍子借力,往山上走。

    金银花,在现代见过有种植的,但这种高山,只有山顶估计才能找到。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,让叶秀找到一颗,欣喜地采下。

    天色已晚,她打道回府。

    走到自家杖子外时,见一个身材高挑瘦弱,黝黑的男子在门口晃来晃去,叶秀走上前,调侃道:这不是邻家的铁牛哥哥吗?你来我家有事吗?

    铁牛闻声看去,快速跑过去,摩拳擦掌的手握住叶秀的手,不料,叶秀一躲,呵呵一笑:铁牛哥哥,有事你就说。

    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   铁牛挠挠头。

    吞吞吐吐的问:好秀儿,我今天在山上捡柴时,撞见你大姐,发现她脸色很不好,她是不是生病了?

    这情窦初开的模样,叶秀心里有些担心,认真的提醒道:铁牛哥哥,咱们村里,最注重的就是男女不得私相授受,你的关心我替大姐谢谢你,希望你以后不要来了。

    说完,越过他往前走,走两步停顿,转头,大姐的病没什么事,我已经抓到药给她治疗了,勿念。

    铁牛尴尬离开。

    叶秀来到厨房一边熬药一边想。

    大姐和铁牛哥哥什么时候对上眼的?还是说铁牛哥哥一厢情愿?这种事,要是被村里知道了,可不得了。

    叶秀放心不下,放下手中的药,回到里屋,悄悄凑近,扒拉一下叶大妞:大姐!

    叶大妞醒来,莫名问:五妹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

    我早就回来了。叶秀眼神游离,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,最终还是忍不住试问,大姐,你和铁牛哥哥你们是不是有情?

    叶大妞一听,本来发烧就红的脸更加红了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52娱乐网 » 把她的裙子垃下来_色系小说 第一次爱爱感觉好胀
分享到: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 

免费懂知识的网站

你懂的番号集散地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